木言言

CP混乱。杂食动物。墙头众多。吃天吃地。

© 木言言
Powered by LOFTER

【蔺靖/楼诚】霜雪千年

霜雪 千年

叶秋池:

萧景琰在院中看到了本不该在这里出现的人,七年前带着梅长苏赶赴沙场又带回他死讯的蔺晨。院子里的内侍早被萧景琰遣散,偌大的院子里只有他和蔺晨两个人。
三月梨花如落雨,飘飘洒洒的落了满园,雪白铺了一地像是阳春三月里下的一场白雪,风可以吹起的雪。他不记得这个院子里原来是有一株这么大的梨花树,也是,萧景琰当了七年皇帝三十二年皇子却从没走过偌大皇宫的每个院子,哪个院子里有梨花树他当然也是不知道的。
不像这个人,他抬眼看着那个坐在石椅上不行礼不起身托着下巴看着他笑的男人。

大不敬之罪。

萧景琰突然低下头笑了,七年的皇帝当的最后只剩下礼制公务,这世上若是真的还有人能将他当作萧景琰看待而不是大梁皇帝的人怕也只剩下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只是这个人也应该在七年前回了琅琊阁,琅琊阁不应染指朝廷之事。他蔺晨已经破过三次规矩,第一次是回答太子誉王之疑,他说问题在朝野答案却在江湖,不碍事。
第二次是跟随梅长苏赶赴沙场,他说是为朋友之愿伴他走过最后一程。第三次是在带着梅长苏死循返回金陵得知年轻的皇帝刚登基献王连同余党便妄图造反,他动用了江湖手段护那人顺利登基永诀后患,他说,因为你是萧景琰,而我是蔺晨。

“如若陛下无法接受,蔺晨便就此别过了。从此……”

从此此生天涯,我朝堂你江湖,不复相见。

一别七年有余,他从未后悔过当初的决定,就算午夜梦中无数次梦到在苏宅第一次遇到蔺晨时候的情景:他笑的很开心,拿着一个白瓷杯道,“久闻太子殿下大名。”
眼里是抹也抹不去的欢喜,哪里像是第一次见折腾自己好友的主君,根本就是故友重逢的欢喜。
蔺晨没有掩饰也不屑掩饰,他落落大方的表达着自己对当今太子的喜爱,无关地位性别世人看法。
是了,蔺晨就是这样的人,天生的天涯浪子,大好江山的美人他都见过,可偏偏一个风流浪子长了一颗痴情种的心。

世间这么多人,你怎么偏偏看中了一个最最不该看中的人。

蔺晨的喜欢与否表达的清清楚楚,似乎他从来不会对情绪有任何的掩饰,一颗心就这样明明白白的放在他面前,活蹦乱跳的如同上蹿下跳创东宫调戏太子的蔺晨本人一样。
可萧景琰不同,他不像蔺晨独自一人便可走天涯,他身后是一整个大梁,重重的压在他的身上,逃不脱也不能逃。
庙堂之高江湖之远,他一字一句的认真说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面前的蔺晨,先生不明白么?
“我明白”蔺晨从怀里掏出了一壶酒,“琅琊山的梨花白,今年第一批我叫人快马加鞭的带过来的。”
他想蔺晨是懂的,梨花白梨花香,三月清风带离殇。他们坐在东宫殿门口,吹着微凉的春风看着月色慢慢涌起。

“景琰,我留下好不好。”

蔺晨知道萧景琰不在乎大梁天子的皇位,可他不会不在乎大梁的江山社稷,如若他说景琰我带你走吧,那萧景琰定不会答应,于是他说:我留下,以后的暗箭我帮你挡,你不忍杀的人我帮你杀。琅琊阁会是大梁最好的后盾,你在大梁在我就在琅琊阁就在。待到百年之后朝堂变化江湖是非,又与你我何干?
萧景琰的心门,蔺晨踏着冷月提着一壶浊酒轻叩,只要里面人做出一点回应,他就愿意带着整个琅琊阁护一人周全,无论之后如何。现今………
“先生不必为本宫做到如此地步。”萧景琰一口喝干杯中酒淡淡回答他,“不值得,请先生今后不要这样说了。”
不值得,百年琅琊阁江湖传奇之地,一个风流之名传遍天下的浪子为了一个人倾覆。

不值得。

萧景琰离开后许久,蔺晨却还是坐在大殿门口 ,梨花白早就见了底,广袖里更是灌满冷风,伴着半夜开始依稀飘起的小雨,细雨饰是非,他和萧景琰之间的是是非非早就缠在心里成了一团乱麻,解不开也无法解开。

罢了罢了,他起身将手中的白瓷杯和萧景琰留下的那只放在一起。
转身离开之时便又是那个江湖浪子。

三月梨花雪,开了又败几载间。

七年中,他无数次的想起初次见到萧景琰的样子,青年皇子鲜衣怒马,一路就闯到自己心里,连他马蹄下的青石板路都像乐器一般,将马蹄声响扣进心里。
七年,连岁月都像流水一般斑驳荒芜,唯有那个影子不变,连着那天庭院里的梨花,都是鲜活的记忆。
忘不掉。

“景琰,我们走吧。”
那个七年前的男人对他说道,“我都准备好了,一路上有很多地方我想带你去。”
你知道么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是在苏宅,而是在皇宫门口一条街上,那条街上铺了青石板,被你们的战马踏过丁零当啷的乱响,扰的人心乱。我就在你经过的屋顶上,趴在栏杆上喝着桂花酿,然后就看到了你,那才是我们第一次相见。
你知道么,长苏说你会去言侯生辰的时候我原本也是要去的,只可以被飞流一盆水浇灭了念头。
你知道么,第一次正式见你,我就知道我们没看错人,梅长苏没有,我也没有。

你,愿不愿意和我走。

“好”萧景琰看着面前的人,露出了七年来第一个人属于萧景琰的笑,“我和你走,去琅琊山,去哪里都可以。”


梨花如雪露如霜,琅琊山的三月清风疏影,雨滴和着梨花雨落下,空气中满是花香,正是夜深月朗万物寂静之时,蔺晨却躺在榻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就在雨露未凝,凉意尤存的时候,一个来自金陵消息彻底打破了琅琊山的寂静。

梁帝萧景琰驾崩。

蔺晨拿着写着这几个字的小纸条来来回回看了好久。

直到最后,他都没见到萧景琰一眼。等到他快马加鞭赶到金陵的时候,萧景琰早已下葬。新皇将将6岁,等过了孝期便登基,成年期政务便由太后垂帘听政。
整个金陵还未从大丧中走出,满城的白色像在提醒他萧景琰已经不在了,大梁还是大梁金陵还是金陵,只是人已不再,它就不再是蔺晨心心念念的金陵城。
“甄平、飞流”蔺晨站在他与萧景琰初见的街头,俯下身捡起来一片梨花,“我们走吧。”

萧景琰踏过石板桥的时候才发现蔺晨不见了,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找不到一点痕迹。
他心里是清楚的,蔺晨不会再来金陵更不会踏进皇宫一步,那不是蔺晨。
萧景琰敛去脸上的表情,换上了属于梁帝的淡漠疏离,一步一步踏过霜雪喜悲向着对岸走去。


“阿诚”

千年之后的石板路上明楼捡到了明城,就像命中注定一般的恰合,明城晕倒的时间恰好是明楼放学的时间,地点恰好又是明楼学校门口 ,他也就恰巧凑了一个往日不会理会的热闹,将人带回家留在自己身边。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大哥,你是我明家人。”


 


来个BGM


注:梨花虽然美,但是因为梨音同“离”,在高官贵族府邸是不会将它总在显眼处的。


皇宫里更是不会有梨花树。


所以。。。

评论
热度 ( 54 )
  1. 木言言叶秋池 转载了此文字
    霜雪 千年
  2. 狐狐Anthea的宽粉喵叶秋池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长衫
    呜呜呜 哭泣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