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言言

CP混乱。杂食动物。墙头众多。吃天吃地。

© 木言言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暗恋

双向单箭头

诗三百🐱:

双十一穷得连狗粮都买不起的我,闺蜜今天分手了和我聊了很久,欢迎加入单身狗阵营,虽然她看不到但我还是想说,渣渣不要也罢。公司里一起的实习助理被她的boss骂哭了,还好我的boss人好,做助理做谁的助理真的是活在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满满的负能量。所以我要喂你们一口玻璃碴。


 --------------------------------------------------------------------------------------------------------------------


题记:暗恋最伟大的行为,是成全。你不爱我,但是我成全你。真正的暗恋,是一生的事业,不因他远离你而放弃。没有这种情操,不要轻言暗恋。---------莎士比亚


 


汪曼春死了,死在她最爱的师哥的枪下,从窗台上坠落的那一刻她的眼里是深深的震惊。她不相信那个她爱了一辈子的人会如此狠得下心,重重坠落到地上之时她的眼依旧直直地盯着明楼。


 


明楼望着汪曼春的尸体眼中噙着泪水,有些人一旦错过了那便是真的错过了。他曾对明镜感叹过“卿本佳人,奈何做贼。”汪曼春如同罂粟一样,妖艳动人,是自己促使她由花变为了那害人的毒药。


 


“大哥,”阿诚听到枪声急忙冲了进来,见到明楼凝视着汪曼春没说什么便跑上楼去查看明镜的安危。将明镜从楼上扶下之时,明楼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一动未动。


 


“明楼,”明镜开口拉回了明楼的神志,她冲明楼伸出了手,“回家吧。”她说。


 


明楼将手递给明镜和阿诚一同搀扶着他们的大姐走出了面粉厂,在路过汪曼春尸体的时候明楼忍不住回头望了最后一眼。


 


“糟糕,还有录音机。”被冷风吹过明楼又变回了那个出色的伪装者,听到远处传来的汽笛声,“来不及了。”


 


“我知道,你们快走。”阿诚催促着他们先走。


 


和之前的每一次任务一样,阿诚出色的完成了这次的善后。他炸掉了那家面粉厂,炸死了前来支援的76号的特工们,当然汪曼春的尸体也一同随着那声巨响被掩埋在了废墟之下。


 


明楼护送着明镜回了家,阿诚则独自一人到了江边吹着江风。


 


汪曼春的死对于明楼来说是一种冲击,对于阿诚同样也是感触良多。明镜曾经这样评价汪曼春,“我厌恶那个疯子的一切,唯独承认她爱人的勇气。”阿诚同样羡慕并且佩服汪曼春,她能无所畏惧地表达着她对明楼的爱,那份近乎偏执疯狂的爱。而自己却没这个勇气,无法将自己对明楼的爱明明白白地袒露。


 


他能专心扮演着尊敬兄长的弟弟、能做一个惧怕长官的部下、能在成为执行任务时生死与共的战友,唯独不能作为一个光明正大的爱慕者。在法国留学之时,阿诚经由苏珊的点拨发现了自己对明楼早已暗生情愫。当那时的他在戏剧课上读到莎士比亚的一句话时,他就决定了自己的角色,一个真真正正的暗恋者。


 


明楼想要追求哪个外国姑娘,阿诚便在一边帮他出谋划策。情书是阿诚模仿着明楼笔迹写的,送给姑娘的鲜花蛋糕是阿诚亲自去店里订的,连卡片上的Mr.Ming都是阿诚签的。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会有心痛的感觉,到后面也就渐渐地习惯了。


 


明楼身边的姑娘一直在变,阿诚也能带着笑容帮这些女人挑选着珠宝首饰作为礼物。每次明楼约会回来,看着他脸上满意的笑容,阿诚也就满足了。既然注定心中这份卑微的爱不可能得到回应,但自己至少能做到成全爱人的幸福。


 


自作主张去苏联伏龙芝军校上学的时候,阿诚将这次先斩后奏当成了一次契机,也许距离上的疏远自己便会放弃这段畸形的感情。可是他错了,当他学成回到明楼身边之时,那份情感并未随着时间和距离而被消磨殆尽,反而如同米酒一般愈加浓厚。自己真是一个天生的暗恋者不是吗?


 


背着明楼加入了共产党,阿诚告诉自己报国是信仰,当信仰和暗恋这份事业相冲突之时,自己就不得不放弃。天意弄人,在一次接头时,“青瓷”和“眼睛蛇”相遇,他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之后的明楼成为了一个多重身份的间谍,时时刻刻伪装着,只有在阿诚面前才能得到些许的喘息。阿诚则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地伪装者,伪装自己的身份自己的情感自己的一切,丝毫不敢松懈。


 


回国后因为汪曼春明楼不再招惹那些莺莺燕燕,阿诚要讨好的人也只有汪曼春一个。也许是知道明楼对汪曼春只是虚情假意,也许是同情这个真心付出却得不到真情的姑娘,明楼交代为汪曼春置办的礼物,向来财迷的阿诚都愿意一掷千金。


 


可现在呢?那个对明楼爱得那样深的姑娘因为自己扭曲的爱,白白葬送了卿卿性命,甚至连一个全尸都没留下。自己以后将会如何呢?是执行任务时光荣殉国之时向明楼吐露心声?还是抗战胜利后看着明楼娶妻生子?


 


阿诚深深地吸掉了最后一口烟,缓缓吐出烟圈,转身也踏上了回家的路。他有种预感汪曼春的这件事并没有这么轻易地能够解决,明台和黎叔的关系,大姐还在被监视。路还长着,生活还要继续。


 


“明楼啊,明台要走了。阿诚也不小了,是时候考虑一下终身大事了。这周末我给他安排了相亲。”劫后余生的明镜寻摸着自己未来小侄子的问题。


 


“阿诚这周末有事。”


 


“那就下周吧。”


 


“下周……”也有事。


 


“好了别说了。这时候不早了阿诚怎么还没回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明镜看了眼时钟担心起来。


 


身心俱疲的阿诚推开了明公馆大门,“大哥,大姐,我回来了。”回来了,回来继续做一个优秀的伪装者。


 


END


 


后面要不要补个大哥的暗恋变成双向暗恋啥的再说吧。这口玻璃渣你们吃的还开心吗?



评论
热度 ( 17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