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言言

CP混乱。杂食动物。墙头众多。吃天吃地。

© 木言言
Powered by LOFTER

假装番外 剧组,交出那些花絮!

虐杀

玉玲珑女:

    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这些只是玲珑自己的脑洞,大家千万不要信以为真。文中依旧涉及真人,雷者请绕道而行。文笔极其差,不喜者请勿拍砖,玲珑实在怕疼。😘


(一)


   某日拍摄明楼和汪蔓春在办公室先争吵后真情告白的戏,其中一场讲的是明楼深情款款看着汪蔓春,柔情蜜意的诉说:一个是我至亲的亲人,一个是我最爱的女人。


   对戏时王鸥屡屡笑场,最后索性扑到一旁一直看笑话王凯的怀里,一阵嘤嘤嘤:“凯凯,师哥他欺负我,你要为我做主啊,回家罚他跪小祠堂。”


    王凯总是乐意看见靳东吃瘪的,很是幸灾乐祸:“这个渣男他又做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儿了?”


     王鸥忿忿不平:“他明明说我是他最爱的女人,可是他却背着我有了阿诚!”


     “这样说没有错啊!”靳东凑过来,将王鸥从王凯身上扒开,随即很是顺手的搂着王凯的肩,一本正经的解释,“阿诚他又不是女人。”


     王凯看见三根粗壮的黑线挂在自己脑门,无奈的叹气,冲靳东翻了一个实力白眼:“哥,重点不是这个好吧!”


       (二)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昨日室内温度还高达三十度,今日就又诡异的降到了十多度。


    拍摄间歇,胡歌突然发现新大陆般大叫:“大哥,你居然穿秋裤!”


   慢条斯理的将微微翘起的裤脚理顺,靳东很是不解:“我为什么就不能穿秋裤?”


    “大哥你在我心中那就是神的存在啊!”胡歌一边急急忙拉过王凯强势围观,一边很是振振有词,“神怎么会穿秋裤呢,太不科学了!”


     瞪回王凯那双好奇得想扒起自己裤脚看个仔细的爪子,靳东对胡歌的大惊小怪很是无奈:“这么冷的天,我要是真不穿秋裤,那就成神经病了!”


    “有很冷吗?”很是不满意自己的小动作被发现,王凯开启实力吐槽模式,“我这么怕冷的人今天都没有穿秋裤……怪不得人家常说,胖人畏寒,现在看来,诚不我欺啊……”


    “跟你比我当然算胖了……何况,老年人嘛,总是要怕冷些的……”许是宠这个小师弟已成习惯,哪怕被吐槽成日月木楼,这个平日里傲娇得不行的人儿竟一点儿也没生气。只见靳东笑着搂过王凯,将他按坐在身旁,递过一杯自己刚刚沏好的热茶,嘴上却是不能轻饶了他的,“再说了,哥我可比不得你天赋异禀,整个儿一自带毛裤啊!”


    “咦,自带毛裤?这我要好好看看!”胡三岁同学又发现一件新奇的事儿,当即蹲下去挽起王凯的裤腿,“哇噻,真是壮观……当初拍琅琊榜的时候我怎么就没发觉呐……”


     任胡歌在一旁一惊一乍的上蹿下跳,被靳东一系列暖心的动作顺毛成功的王凯但笑不语,只乖乖哒的坐在那里,捧着暖暖的茶杯,一小口一小口的啜饮着,眉梢眼角尽是盈盈笑意。


      (三)


   今日拍摄大哥头疼,阿诚给递水递药的场景,两人在那认认真真反反复复的对戏,王鸥妹子在一旁托腮观看,看着看着又突发奇想,跑过去抓起王凯的手左看右看尽情的上下其手:“师哥头疼这是老毛病了,作为私人秘书贴身管家的阿诚居然没去学按摩?这太不科学了!……毛茸茸导演,想想师哥神情疲惫的靠着阿诚,任这一双修长的手在自己白皙的额头上轻柔的按摩,渐渐露出放松的神情……这是多么唯美的镜头,何况凯凯的手还这么好看摸着还这么舒服……”


    “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靳东犀利的瞪了瞪明显已然得意忘形的王鸥,将王凯那饱受摧残的手从魔爪中解救出来,很是没好气的敲了敲她的头,“我们这是谍战剧,又不是在拍言情片!……你说你那小脑袋瓜成天都想的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顿了顿,不自觉的拔高了音调,兴趣盎然的玩弄起被自己牢牢抓住的双手,“仔细看看,凯凯你的手是蛮漂亮的……嘿,瞧这长度,你说这是咋长的呢?”


    王凯手足无措的站着一旁,又不敢真的使劲抽手,一张脸憋得通红,“那个,哥……咱做人得有些底线,是吧!”


     (四)


    还是上面那场吃药的戏,拍摄间期工作人员各种忙碌,坐一旁候场的靳东又开始无聊,遂提议王凯再对对戏,王凯自是唯东哥命是从,再没有不允的。


    王凯将药递给靳东,靳东却没有伸手去接,反而好整以暇的往后一倒,靠在沙发靠背上,仰起头,熟门熟路的撒起娇来:“头疼,不想动!”好看的眼睛满是笑意,“要不,阿诚,你喂我?!”


     被靳东将军,王凯却并不踌躇,只见他干净利落的将药片丢进嘴里一通乱嚼,末了舔了舔唇,很是满意的点点头。(能不满意吗,那是节目组自己配置的长得像阿司匹林的糖果,吃过的人都表示:味道好极了)


    “大哥,你确定要我喂吗?”王凯起身坐到靳东身边,又将一粒药片放进口中,却并不咽下,只虚虚的含着。


    他探过身子,双手捧起靳东的脸,眼波流转,轻轻的气音竟有几分大哥的味道,“我敢喂,你确定,你敢吃么?”


    “越来越没有规矩!”看着王凯的嘴越来越近,靳东终于撑不住,笑着推开王凯,嗔怪的弹了弹他的脑门。遂起身,指着身边那一圈子围着看热闹的人,故意板起脸,“这段资料保密啊……谁要敢外泄,严惩不贷!”


        (五)


   四月十九日,大哥明楼杀青。


   一天拍摄的结束,几个谈得来的小朋友相约着一起聚餐,算是给明天即将离开的靳东践行。


    当酒足饭饱后,那边胡歌很是绅士的护送着几位女士打车先行离开,这边王凯陪着些微有些酒意需要走走来解酒的靳东慢慢腿着往酒店行进。


     一路上借着酒劲,王凯拉着靳东手舞足蹈的说着,靳东却但笑不语,只搭着他的肩好脾气的倾听着,间或搂着他的腰将他拉回人行道。


     “大哥!”许是被靳东一直以来的沉默给刺激了,王凯鬼使神差的问出了心中盘旋已久的疑问,“如果到最后大结局,替你挡枪死去的不是大姐,而是一直陪着你的明诚,你也会那么伤心么?”


    搂在王凯腰上的手一紧旋即移开,却又在他一个踉跄后重新扶住他的肩膀,靳东谨慎的组织着话语,低垂的眼睑遮住满腹心事:“无论大姐还是明诚,都是明楼至亲的亲人……我想,失去两个中的任何一个,大哥都应该是会痛彻心扉吧!”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不满靳东用这么官方的语言敷衍自己,王凯愤怒的停住脚步,甩开他的手,转身面对着他,却只见靳东因多喝了几杯酒而通红的脸已然变得雪白,望向自己的眼里满是担忧,不由得满腔的怒火全数化作心酸:东哥对他总是那么温柔,明明是自己在无理取闹,东哥却一句责备都没有……但是,不知道答案的话,还是会不甘心啊……
   王凯红着眼眶望着靳东,亮晶晶圆溜溜的眼睛蒙上一层水气,执拗的声音不自觉的带上几分哭腔,“我想知道的是你,靳东,会伤心吗!?”
     “我很抱歉,凯凯!”深深的叹息,靳东为自己竟让王凯这么伤心这么难过很是无奈,可惜自己的确不能给他一个他想要的答案,“那,凯凯,如果死间计划一开始就执行的是明楼的方案 ,到最后牺牲的只有大哥,而且有可能为了取信日本人,还得是阿诚亲自送大哥上路……这样,你会伤心吗,凯凯?”
    “看,凯凯,你也糊涂了不是吗?……我们常常会分不清自己是王凯和靳东,还是阿诚和大哥明楼,但是”不等陷入沉思的王凯说出答案,靳东将他深拥入怀,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温热的气息带起颈脖处一片寒栗,也让王凯的心一点一点沉入寒泉,“我们刚刚才喝了我的杀青酒……明天过后,你或许还可以继续是阿诚,而我……却必须只能是靳东了……永别了,我的阿诚!”
    松开怀抱,靳东低头轻轻吻去王凯眼角的泪水,含着笑转身径直离去,远方不知何处依稀飘来几句老歌:


   令你心伤的说话


   每是真心的说话


   当我转身告别时


   眼泪沾污我面容


                                                              (完)


    本来一直都是甜甜蜜蜜的犹如我的心情,却在下午被群里姑娘一句:“六号过后,他们基本就不会同框了吧!”给虐得七荤八素,所以不能玲珑一个人不开心。


                 


   


   


   


  


 


     


    


    


  


  


  


   

评论 ( 1 )
热度 ( 140 )
  1. sherry's house玉玲珑女 转载了此文字
  2. 木言言玉玲珑女 转载了此文字
    虐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