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言

CP混乱。杂食动物。墙头众多。吃天吃地。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哈哈哈哈哈哈哈

木娄青:

【微博发出去了才反应过来,虽然不明显,可也是楼诚吧!!!】
你那么能,咋不装个小姑娘呢?
于是看到王天风发给明楼短信的阿诚耿直地接招替兄上了。
王天风:呕……
脑补一下后续:
王天风怒回复:阿诚你这么能咋不上楼呢!?
于是阿诚默默骑到了正看报纸的明楼脖子上……
明楼:( •̅_•̅ )
阿诚:已上。
王天风:……
明楼:裙子不错,什么时候买的?
阿诚:大姐私藏
明楼:……???
王天风:(⁄ ⁄•⁄ω⁄•⁄ ⁄)
王天风你脸红个屁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打我们!
作者@直八君 授权代发,梗源图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木娄青:

糖水薰:

笑哭了哈哈哈哈哈哈

夜鸦:

第一次做小剧场,熬夜爆了个肝,送给我的走私小伙伴—— @便当当,接住! 

梁萌萌暗恋阿诚哥多年,结果最后还是被楼老板抢走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当当我还是肝不出梁诚CP😭就当我追着你吧ヽ(゚∀゚)ノ#

# lo主p图渣分镜废,辛苦忍一忍!#

#找素材的时候被梁萌萌笑死哈哈哈#

#因为每一张有他的截图都是表情包哈哈哈#

#最后有两张彩蛋#

【楼诚】暗恋

双向单箭头

诗三百🐱:

双十一穷得连狗粮都买不起的我,闺蜜今天分手了和我聊了很久,欢迎加入单身狗阵营,虽然她看不到但我还是想说,渣渣不要也罢。公司里一起的实习助理被她的boss骂哭了,还好我的boss人好,做助理做谁的助理真的是活在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满满的负能量。所以我要喂你们一口玻璃碴。


 --------------------------------------------------------------------------------------------------------------------


题记:暗恋最伟大的行为,是成...

【蔺靖/楼诚】霜雪千年

霜雪 千年

叶秋池:

萧景琰在院中看到了本不该在这里出现的人,七年前带着梅长苏赶赴沙场又带回他死讯的蔺晨。院子里的内侍早被萧景琰遣散,偌大的院子里只有他和蔺晨两个人。
三月梨花如落雨,飘飘洒洒的落了满园,雪白铺了一地像是阳春三月里下的一场白雪,风可以吹起的雪。他不记得这个院子里原来是有一株这么大的梨花树,也是,萧景琰当了七年皇帝三十二年皇子却从没走过偌大皇宫的每个院子,哪个院子里有梨花树他当然也是不知道的。
不像这个人,他抬眼看着那个坐在石椅上不行礼不起身托着下巴看着他笑的男人。

大不敬之罪。

萧景琰突然低下头笑了,七年的皇帝当的最后只剩下礼制公务,这世上若是真的还有人能将他当作萧景琰看待而...

一只重门三条腿:

【2222粉贺图】

青瓷。

明如絜瓷,诚似丹青。


絜者,洁也。谓之

丹青不渝,故谓之


千万不要点2p!千万不要点!!【x


【楼诚】知乎:谈一段成熟的恋爱是什么感觉?

方君颜的意尽阑珊:


答主:明诚


补在前面:我认为成熟的恋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不能称之为“谈恋爱”了,而是一种更加有沉淀性的,类似于相互扶持,一同进步,更加契合生活的相处模式。


这种感情是积极而向上的,能帮助你度过,甚至是避开很多人生当中的问题。


希望所有人都能得到一份真挚的感情,无论成熟或否。


 


----以下----


 


首先谢邀。


 


我知道现在外面很多风言风语都在传我跟先生的故事。从广泛的过去到现在的细节,写的文雅的严谨的,都有。我自己在工作之余也会去看一些...

[伪装者/楼诚] 万人行处

隔山灯火:

依旧是一发完结。


我有一个脑洞,那就是大哥刚回上海,和汪曼春在雨中漫步,阿诚在后面开车慢慢跟那里,后备箱里其实也有个人XD


杀人的阿诚哥太帅所以忍不住让他又杀了一个【喂



——————————————


下午三点十分。


上海市政府办公厅,明楼办公室。


“忙去吧。”阿诚端着一杯咖啡进来,递给明楼,遣散了其他人员。“大哥,”他确定左右无人后道,“先处理文件吗?”


“不,”明楼端起咖啡轻啜一口,“备车吧,我要出去一趟。”


“去哪儿?”阿诚问。


明楼放下咖啡:“76号。”...

[伪装者][楼诚] 绝望的浪漫主义

恋爱脑与乌托邦:

一九七八年,明楼回上海做手术。


在这次手术之前,他已经动过三次刀子,其中有一次异常凶险,他在南京老虎桥监狱被提出,迁到扬州一家普通的地区医院,在零下七八摄氏度里,切掉了三分之一个肝脏,铺盖还是锦云在上海的故友的孩子帮他收拾的。他年轻的时候出生入死,老了也出生入死,什么都不能打败他,人不能,天也不能。


人刚强到这样的地步,已经不合情理。他下了火车,逢暴雨。“人生七十鬼为邻”,可他神色严峻,手提雨伞,不颓不屈。


他无家可回————明家旧宅早就拆的只剩砖瓦。就算是屋檐囫囵,对明楼其实根本没意义。家这个概念,在几十年前就被消解了。以前在法国读书的...

[伪装者][楼诚] 江河万里

恋爱脑与乌托邦:

别问时间线,别算年龄,我也不知道= =


------------------


明诚收到明楼的回信,是1934年东正教瞻礼日后的傍晚。


信是隔壁总参学院的新一期学生辗转捎给他的,那日无风无雨,气温很低。明诚抱着一本注释版《制胜的科学》匆匆跑到校门口取信,又小跑回去资料室———天色已黑,离夜训集合时间不到三十分钟。


他一到灯下就拆信,手抖得几乎要拿不住一纸重量。很薄的一张纸,字体横展停匀,熟悉入骨。信里讲他已回到巴黎,事情千头万绪。末尾借了一句顾炎武:“依仁蹈义,舍命不渝,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明楼从小练赵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