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言

CP混乱。杂食动物。墙头众多。吃天吃地。

© 木言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落叶归根

木卜_PanDaHoLic:

虐的我根本说不出话。


我得缓个两天,60分本来想了个小甜饼,我现在写不出来了。


我得缓缓……


尘唐:




我捧着阿公的骨灰盒,和爸妈一起登上了去大陆的飞机。



小时候,阿公常常一个人坐在小院里看着树叶打着旋儿落下来,看着看着就会睡着。我那时候不懂事,总去闹他,因为阿公总能讲许多许多有趣的故事。


他懂得特别多,说起故事来能让我着迷,我听了他的故事,就跑去和我的死党讲,还添了许多东西。靠着这些故事,我永远是孩子里的中心,每个...

【楼诚】暗恋

双向单箭头

诗三百🐱:

双十一穷得连狗粮都买不起的我,闺蜜今天分手了和我聊了很久,欢迎加入单身狗阵营,虽然她看不到但我还是想说,渣渣不要也罢。公司里一起的实习助理被她的boss骂哭了,还好我的boss人好,做助理做谁的助理真的是活在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满满的负能量。所以我要喂你们一口玻璃碴。


 --------------------------------------------------------------------------------------------------------------------


题记:暗恋最伟大的行为,是成...

[伪装者/楼诚] 万人行处

隔山灯火:

依旧是一发完结。


我有一个脑洞,那就是大哥刚回上海,和汪曼春在雨中漫步,阿诚在后面开车慢慢跟那里,后备箱里其实也有个人XD


杀人的阿诚哥太帅所以忍不住让他又杀了一个【喂



——————————————


下午三点十分。


上海市政府办公厅,明楼办公室。


“忙去吧。”阿诚端着一杯咖啡进来,递给明楼,遣散了其他人员。“大哥,”他确定左右无人后道,“先处理文件吗?”


“不,”明楼端起咖啡轻啜一口,“备车吧,我要出去一趟。”


“去哪儿?”阿诚问。


明楼放下咖啡:“76号。”...

[伪装者][楼诚] 绝望的浪漫主义

恋爱脑与乌托邦:

一九七八年,明楼回上海做手术。


在这次手术之前,他已经动过三次刀子,其中有一次异常凶险,他在南京老虎桥监狱被提出,迁到扬州一家普通的地区医院,在零下七八摄氏度里,切掉了三分之一个肝脏,铺盖还是锦云在上海的故友的孩子帮他收拾的。他年轻的时候出生入死,老了也出生入死,什么都不能打败他,人不能,天也不能。


人刚强到这样的地步,已经不合情理。他下了火车,逢暴雨。“人生七十鬼为邻”,可他神色严峻,手提雨伞,不颓不屈。


他无家可回————明家旧宅早就拆的只剩砖瓦。就算是屋檐囫囵,对明楼其实根本没意义。家这个概念,在几十年前就被消解了。以前在法国读书的...

[伪装者][楼诚] 江河万里

恋爱脑与乌托邦:

别问时间线,别算年龄,我也不知道= =


------------------


明诚收到明楼的回信,是1934年东正教瞻礼日后的傍晚。


信是隔壁总参学院的新一期学生辗转捎给他的,那日无风无雨,气温很低。明诚抱着一本注释版《制胜的科学》匆匆跑到校门口取信,又小跑回去资料室———天色已黑,离夜训集合时间不到三十分钟。


他一到灯下就拆信,手抖得几乎要拿不住一纸重量。很薄的一张纸,字体横展停匀,熟悉入骨。信里讲他已回到巴黎,事情千头万绪。末尾借了一句顾炎武:“依仁蹈义,舍命不渝,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明楼从小练赵体,...

TOP